康波周期是如何影响每个人的投资命运的?

已故的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有句话叫人生发财靠康波,那什么是康波呢?康波全称是康德拉基耶夫周期理论,是前苏联大佬康德拉基耶夫考察了资本主义世界200多年的近代史,发现他们的经济发展有明显的周期性,每次差不多都是40年到60年,而且每轮周期都是技术驱动,每个周期都有明显的繁荣和衰退。每个人的一生大概都会经历这么一轮,或者跨这两轮,也就是说一项或者多项革命性技术进步引发了长达半个世纪的一次发展周期。这个周期里呢,又包含了很多小周期,比如计算机推动了一个长达50多年的技术循环,中间又有很多小波段,比如操作系统,浏览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等等,你赶上了这么一段,可能人生就大不一样。其实这个逻辑我是很有感触的,因为近十年我自己亲身。经历了两个完整的小周期,比如我在大学的时候,当时正好是PC大热,那是搜索引擎和门户网的时代,而且正好是房地产的上升周期。

我经历的另一个技术红利是移动互联网,当时加入的那些人到现在的收入基本要比其他行业的同学高一到两倍,极端的能达到十几倍。这些东西往往摊上了你就摊上了,摊不上也没办法。这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处在一个个周期里,如果处在繁荣期,可能一伸手就握住了机会,然后今后的日子里收入翻番往上涨,如果从事的行业已经处于衰退阶段,那可能人生就到坑里了,越走路越窄。事实上不仅个人是这样,国家更是这样。康德拉基耶夫周期对国家的影响更大,历史上的强权往往都跟这事有关。咱们先来说一下第一次技术周期。众所周知,工业革命前的几千年里,人类进步一直不太快,不仅不快,事实上基本处于稳定状态。最明显的是我国从秦汉到明清,大家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准一直变化不大,西方也差不多,除了少数几个贸易港和放高利贷的城市过得还不错,比如威尼斯和热那样,其他地方的老百姓过得其实是非常惨的。但是近代以来的第一项技术革新发生在了英国,也就是他们搞了个水利纺纱机,这项技术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世界。纺纱织布这事儿看着很漏,其实不漏,因为吃穿住行从来都是硬刚需,人类尤其对穿衣这事儿非常上心。早在汉朝那会儿啊,中国的丝绸就一路从中国东南被运送到了罗马,这个过程中加价几十倍,罗马人依旧趋之若鹜,可见大家对穿衣这事有多冲动。从英国开始,后来的大国想发展都是搞纺织起家的,比如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甚至我国的台湾和香港地区,早期也是搞纺织起家的。后来我国改革开放也是从纺织开始,到现在纺织业依旧是我国的传统支柱型产业,也是我国国际竞争优势明显的产业。在1770年左右,英国。

否认搞出来了珍妮纺纱机,终于可以生产便宜的沙箱,依托英国海军打出来的广阔市场,只要生产出来就能卖掉。当时还没有蒸汽机,呃,也不是没有,早期版本的蒸汽机太笨,而且太贵,效率极低,根本没法用。那时候大家用水力驱动,所以英国最早的企业都是沿着合并舰呢,大量的农民进入工厂,成为了初代工人,现代企业的出行也是在那个时代大爆发。后来为了多建厂,英国人疯狂的挖运河,由于水利这玩意儿不稳定,比如有枯水期和洪水期,冬天啊,干脆结冰,资本家就需要新的动力,为了改进动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研究新动力。后来瓦特踩在别人的肩膀上搞出来了蒸汽机,人类一脚踢开了工业化的大门。不过蒸汽机是下一个技术周期的事了,而且英国人法察织布这事儿不是搞了一段时间就不玩了,而是贯穿整个大英帝国的生命周期,纺织业一直都是英国看家老本行,英国南方奴隶制殖民印度这些事情都跟英国搞纺织事。有关后来的美国制造业之父,他就是个英国叛徒,他把英国纺织机记在脑子里,带回到了美国,美国从此也走上了纺制路线。第二次技术周期是1825年到1875年,这个周期的标志就是蒸汽机。蒸汽机被改进之后,并不是立刻就爆发了,而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从煤窑到工厂的扩散过程。一开始不被看好,后来逐步改进后成了主流,又用到了轮船和火车上。而且火车也不是一下子出现的,最早只有铁轨和车厢用在大型煤矿里,用马拉着,在很长时间里,火车就是马拉着,因为火车头还没发明出来呢,所以马拉列车不但不是非主流,反而是传统玩法。过了很多年,等蒸汽机发展成熟后,大家才想起来给火车配个火车头,一开始火车头跑的还没马拉火车快,不过明显蒸汽火车头的发展潜力更大,很快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这个过程中需要的资金规模越来越大,私人公司开始搞股份制和发债券,其实这个机制。才是个怪兽。因为通过这些金融手段,把各种闲钱聚在一起,能做的事儿越来越大,工厂的规模也越来越大,组织开始变得超级复杂。有了蒸汽机后,稳定而且强大的动力源源不断被输出了,人类可以制造更复杂更精细的产品,比如随后涌现出来了火车和造船厂,分工也越来越细。等到曾国藩看到英国铁甲战舰的时候,他一度以为可以通过能工巧匠用锤子敲一艘战舰出来,其实这些战舰背后都是大型工厂和车间,以及细致的分工。只有这样的现代企业才能保证每个零件可靠,那些军舰才能跨越大洋不散架,穷尽能工巧匠,一辈子可能都搞不出来几个像样的零件。这个阶段完全是英国人的时代,英国彻底成了世界上真正的日不落帝国。不过英国人搞出来了铁路之后,没想到这玩意儿成就的不是英国,而是德国和美国。第三次技术周期是1875年到1920年,铁路是这。几个周期的王者,可以说现代德国的命是铁路给的。德国那地方以前散落着几百个大小邦,著名作家歌德出门去旅游,箱子里面塞着几十种货币啊,到了一个地方先翻着找当地的货币,不然没法注定消费了。饱受折磨的哲人非常感慨,不过他除了吟诗也没什么可做的。但是德国人用英国技术开始修铁路后,事情就慢慢起变化了,铁路逐步把各邦连在了一起,交通方便了,互相做买卖越来越频繁。他们以前就有个关税同盟,现在火车让盟友们合作越来越紧密。再后来,德国资产阶级意识到,如果统一了国家和市场,大家可能会变得更富有的,统一德国这个观念越来越时髦。最后和丹麦、奥地利、法国打完三场战役后,德意志地区的兄弟们干脆就在一起了。

德国近代以来的国宝级人物李斯特就热情赞美国铁路,认为铁路是德国统一的最大功臣,而且铁路发展本身会带动上下游,造铁轨是不是得搞?搞挖矿啊,是不是得搞冶金啊,研究冶金就不可避免的需要点化学相关的科技点。德国那些年化学研究冶进展神速,更重要的是这些重工业需要天量的资金,为了支持造铁路,金融资本的规模越来越大,能做的事野越来越大,到最后俾斯曼发动了奠定德国统一的三场战争,都是借钱拿的。统一后的德国发展是越来越猛,并且有了技术依赖,狂点重工业的技术点,并且由于金融资本在这个过程中发现投资科技的利润大到离谱,开始投资实验室,不少电气实验室拿到投资,人类叩响了下一次电气革命的大门。大洋彼岸的美国由于独立战争时期革命不彻底,终于在1861年把拖欠的债补上了,爆发了南北战争,打死了60万人,打残了三四十万联邦军,开住南方,烧掉了亚特兰大以及各种庄园,用此刀说服了南方奴隶主,今后专心做美国人,不许再分裂了。重新达成共识后的美国人也疯狂。旁的上马铁路先生那些年一年修1万英里铁路,那时候的美国也是个基建狂魔,跟德国差不多,铁路催生出了巨大的市场,并且美国国内也在大量钢铁,为了给这些铁路和重工业融资,华尔街从不入流的金融混子一跃成为了世界一级,美国迎来了卡内基和摩根的时代,目睹了美国在修铁路过程中的狂飙猛进,国富孙中山先生无比羡慕,曾经也下决心修10万英里铁路,不过以中国的地理环境的复杂度和中国金融资本的成熟度,这事儿根本没戏。欧美的铁路都是借钱修的,修好后铁路赚钱了再还,要想等攒够钱再修啊,那是根本没可能的。美国人此时也跟德国一样,意识到了投资科技的巨大红利,大量资本开始投资前沿科技,爱迪生和特斯拉开始上线,通用贝尔也在金融资本的投资下开始现身,人类开启了崭新的时代,这个时代是属于美国和德国的,英国资本在向海外投资过程中越来越虚,而且英国国内也没什么重工业。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炮弹产能都上不去,不得不向美国进口,很多英国资本投资的海外公司也便宜处理了,卖给了美国人去换炮弹,而美德两国几乎有无限的产能,最后大家一起上,才把德国给揍趴下。不过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是在法国领土,把法国北部炸成了月球表面,德国工业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这也被他们后来再次崛起埋下了伏笔。

第四次技术周期,1920年到1975年,这个阶段是汽车和石油的时代,这个周期里,美国和德国整体并驾齐驱,两国的产业结构差不多,工业在金融资本的推动下疯狂发展,而且都玩重工业,都搞电气化,都在研究汽车,都疯狂的借钱搞经济扩张,随后一起迎来了1929年大崩溃。而两家的解决方案也差不多,都是通过民选换上了思维很发散的强人,领导人罗斯福和希特勒的风格也差不多,都是不拘一格,无视规则,并且思路都是以工代赈多。说一句,不少人说是凯恩斯影响了罗斯福,其实不是。凯恩斯发表他的论文之前,美国和德国已经在搞以工代赈,只能说大家想一起去了。整体来说,美国和德国的思路差不多,只是美国还没想好去打谁的时候,德国先动手了,美国开心了。随后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开打,打完后把传统富裕地区的西欧和德国砸了个稀烂,西欧的金融资本和人才一起去了美国,催生出了美国战后的一个巨大的繁荣,并且美国在战后制定了国家科技政策,推动军用技术转民用,比如计算机和互联网,为下一个周期就做好了准备,这些都是典型的军用技术。而苏联的思路就比较怪,为了防止技术泄露,对军转民非常谨慎,导致天亮的投资最后没法回收。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的传统资本变成了风投资本,开始投资更新的技术,比如计算机、半导体和软件领域。在这轮周期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美国。苏联一度也享受到了这轮技术扩散,但是。苏联计划经济体制缺乏创新能力,有几样创新解锁保险柜了。道理不复杂,创新基本都是不小心搞出来的,本来要搞a到B,不小新搞出来个C,市场经济体制下会重新评估C是不是卖的更好,然后目标就改了。计划经济在这方面就差很多,可能把C给忽略了,并且由于没有市场,很多投资没法回收,到后来把轻工业挤占到崩溃,老百姓不干了,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们趁机挑房了。所以在这一轮技术衰退的时候,也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和苏联都受到了影响,只是美国人换道。第五次技术周期,1975年至今,这次革命的主要主导者就是美国,并且在这轮周期的繁荣期,也就是上世纪90年代,美国的实力独步全球,成果就是半导体和计算机以及互联网,那段时间是属于硅谷,比尔盖茨和IBM时代,当年IBM很厉害,这几年啊,当然是不太行了,其他国家整体落后一些,尤其是日本,日。但其实就是被锁死在了上一个技术周期里,一直也没太享受到这一轮的技术扩散,到现在依旧在深耕上一轮技术革命的成果,所以他们自己说是失去的30年,而且这次技术进步催生了新的金融创新,也就是纳斯达克。纳斯达克最早不是交易所,而是跟咸鱼差不多的交易平台。那些不入流的小企业想融资借钱,可是呢,他又不够资格去纽交所上市,于是在闲鱼上自己卖自己的股票。这些小企业通过这种小规模融资一点点壮大,成就了后来的微软、谷歌。对于美国来说,这种模式本身比技术更重要,因为创新本来就有随机性和涌现的特质,没法自上而下的计划,只能是搞个牧场,看看牧场里面能长出什么。纳斯达克就是这样一个牧场。我国这次搞北京交易所,明显是想借鉴这个创新。第五次周期本来主要是美国的,不过我国在后半期正好享受了一个技术扩散的尾巴,也就是移动互联网也为中国产生了天亮的。财富。而且中国为啥前些年发展那么快,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五轮经济周期在中国一轮又一轮的被引爆,不断推着中国往前走,而且政府也在推动这种技术升级,比如提前花大价钱布局天量的基站,让我国在移动互联网方面不再落后。

不过熊彼得把技术创新分成基本创新、改进创新和虚假创新,研发出来了CPU操作系统和新能源电池,这就是基本创新,这个对经济的推动最大。宁德时代三年万亿市值就是这么来的,搞出来了具体应用,比如某宝啊,某信啊,这就是改进创新,也能推动经济,搞什么社区团购啊,这就是虚假创新了,零和博弈没什么技术含量,所以国家给叫停了。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呢?周金涛在去世前几年就说这几年是第五次周期的衰退期,所以大家过得比较难,也就是说现在处于一个青黄不接的状态,旧技术的红利已经耗尽,新技术还没大规模应用,所以经济的火车头停了不止。中国全世界都有这个问题,叠加疫情,整体有点难熬。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世界绝大部分国家都躺得很平了,主要是中美两国在疯狂投资,现在的主攻方向也很清楚,主要是AI、核聚变、新能源、航天技术等等,还有这几天热议的原宇宙,也就是像头号玩家里那样,带上VR后进入虚拟世界。谷歌现在重点研究AI,而Facebook主要在搞原宇宙,马斯克他们一会在搞航天和电动车。这里大家可能有个疑问了,核聚变万一实现了,是不是光合就没意义了?这个问题我专门找了个工程物理研究院的专家问了一下,说,是啊,没那么简单。核聚变研究有点像我们上文说的火车发展史,先搞个铁轨车厢出来,然后装上火车头,火车头一开始跑的不如马车快呢,然后改进火车头,一直发展到现在的重载列车和高铁。核聚变也是一样的,就算研究出来,一开始效果肯定不太好,而且也不稳定,迭代进化几代才能用作商用版本。最后才会铺开,这个过程谁都说不准,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一代人。而且核聚变本身需要大量的特殊材料和零件,这些零件也需要时间进化,这个过程中需要的时间根本没法预料,所以就得研发补充能源。不过按照以前的理论,颠覆性创新往往不一定诞生于他们这些巨头,甚至有可能是一个不太出名的公司,用了什么奇怪思路突然就闯出一条路来,而且这个可能性还不小。我理解,这也是为什么我国今年要把北京证券交易所搞起来,毕竟现在要把所有能用的手段都用了,国家的研究所和高校、企业的研发部门,还有小公司去走非主流路线,都搞起来,谁突破算谁的。此外,大家一定听说过一句话,叫2020年是前十年最差的一年,又是接下来十年最好的一年。从康德拉基耶夫周期理论来讲,这个逻辑可能是对的,现在正好是第五个技术周期的衰退期吗?不过我一直都是挺乐观的,用熊彼得的话说。经济衰退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在衰退中淘汰弱者是推动革新创造,重新迎来繁荣的必经之路。从这个逻辑上就能理解我国现在的那些举措了。

打击实力资本,推动硬科技研发,并且调整收入结构,这也正是下一个技术周期开始前该做的事。

资源属于:外汇投资周期

本文由汇友utob分享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